品牌是衡量國家綜合國力的標准

品牌是衡量國家綜合國力的標准
 
        今天看到一則新聞:《中國民族品牌艱難演變 老品牌在合資中消失》,其中說到一句話:當國家形象成爲中國崛起的焦點話題時,品牌的意義就顯得格外突出。美國一家民調公司的調查表明,在全球各大國的國家形象中,品牌所占比重在不斷加重,其中以日本、德國和美國領先,分別爲38.5%、36%和34.3%,而中國的品牌對國家形象的影響仍處于較低水平。
 
        很明顯這句話的潛在意思就是:品牌將是直接衡量一個國家綜合國力的標准。
 
        以前在衡量一個國家綜合勢力的時候,我們的標准控制在以下範圍:GDP 國土面積 軍事實力 體育比賽等。但現在又添加了一個標准:品牌的多寡和品牌在世界市場範圍內的競爭力。
 
        前一段時間,鬧的沸沸揚揚的達能與娃哈哈事件,潛在的內幕就是法國達能想把娃哈哈品牌收購並對其進行控制。這樣的狼子野心,幸虧被宗慶後發現。這件事情,又讓我想起了達能以前收購的樂百氏的命運。以前樂百氏的輝煌成就,就在被達能收購後,一夜之間不複存在。這些狼群們,就是想先控制你,然後在蹂躏你,最後再至于你死地!有一組數據極爲觸目驚心:90%的中外合資合作企業,使用的是外國投資方的商標;目前我國八大飲料公司已有7家被美國的可口可樂或百事可樂吞並;四大年産量超8萬噸的洗衣粉廠被外企吃掉了3個;國外品牌在化妝品市場占75%。
 
        用品牌專家李光鬥的話說,跨國公司對中國品牌的策略曆來都是:“打得贏就打,打不贏就買,買了之後就束之高閣。”對于價值較大的中國品牌,外商一般不會買斷其所有權,而是以較少的資金買斷其使用權。合資後,外商一般會利用自己的控股決策權,有意把中方品牌安排在低檔産品上,或幹脆將中方品牌棄之不用,同時大力培育外方品牌。中方品牌合資後若幾年不用,就會被消費者逐漸淡忘。而中國企業出于缺乏資金、管理經驗和技術的現實狀況,渴望從與外企的合資和合作中獲得發展。但是在合資過程中,大部分中國企業卻沒有保護品牌的意識,再加上不熟悉遊戲規則,在合作協議中埋下種種隱患,從而導致自主品牌的流失。當年在電視上廣告鋪天蓋地的沙市日化“活力28”洗衣粉,曾是一度排在全國前兩位的洗滌用品名牌,出于想發展壯大的初衷,它與德國漢高集團合資。結果沒想到,漢高逐漸在經營權上占據主導地位,並以“活力28”品牌萎縮爲由,將其擱置起來。到現在,“活力28”已完全退出市場。有過同樣遭遇的還有熊貓洗衣粉和美加淨等品牌。
 
        另外,有人說:國産品牌質量不好,我認爲這也是沒有事實根據的,都是非常站不住腳的理由。
 
        文章說:在國內市場銷聲匿迹了的老品牌,在國外依舊有人使用。大約一個月前,本報記者在埃及開羅的一個小胡同裏找到一家裁縫店,想縫補開了線的褲子。沒想到的是,店主杜維卡使用的竟然是中國産的蝴蝶牌縫紉機。“這台縫紉機已經跟我20多年了,當初是從一個做生意的親戚那裏好不容易搞到的,現在還是寶貝呢”,杜維卡興奮地告訴記者。記者不禁感到疑惑了,這些口碑、質量都很好的國産名牌,現在到哪裏去了呢?
 
        從我的親身體驗的過程中,我也沒有感覺到國産品牌有什麽不好?就如我用的第一個手機---TCL,我用了幾年,手機一點問提也沒有啊!我家的電視機--創維,用了近10年了,也沒有壞啊!目前,我用的所有東西都是國産的,我不認爲國産的沒有什麽不好。
 
        看到現在的同齡人,都是在大談特談外國品牌的時候,我們能否向人家韓國學習一下:韓國人以用國産的東西爲自豪,就是在三星剛剛成立的時候,産品質量還不過關,那時侯,美國、日本的産品在韓國已經有了很大的市場,但聽說三星是國産的,雖然說質量還不能與這些大品牌競爭,但韓國人紛紛購買三星的産品。他們的理由很簡單:我愛我的國家,我愛我們的品牌,雖然他現在還不是很好,但我們要一直支持他,他總會做好的。